一切結束後,我和云(主辦人)坐在飯店大廳的椅子坐了好久‵好久,力氣殆盡,有一種"終於結束了"的虛脫感。後來找了間速食店小坐,(ㄜ~差不多坐了四‵五個小時吧,能用"小坐"嗎?)互吐幾個月來的苦水及喜樂。

回到家,興奮與疲憊相互消長,在床上我想起會場上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:

iamath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