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怪,腦袋在思考的時候,都會想著˙˙˙要把哪件事寫上,或者,今天心情好感動,待會要記上,等等˙˙˙

媽呀,等到開電腦時就腦殘,不是變得一片空白,就是下意識一直逃避自己的網站˙˙˙不知道整個在抗拒什麼~

離開中文劇展已經好幾天了,我夢想的結果沒有出現____大家抱在一起痛哭之類的(很熱血吧??)

倒也不是真的要把場面搞得溼答答的不可(這句話怎麼有點A?)只是,我一直以為以我的心情來說,還夠和大家跑操場十圈再去101登高望遠,或者,連喀五間店,每間都開一箱台啤等等˙˙˙但我的等待一直沒有實現反而在時光中緩緩的淡去˙˙˙

今天假裝不經意的和學妹聊起"中文劇展"臉上應該有寫著:「快問我結果‵快問我結果!!」的字眼吧?沒想到學妹完全感受不到我的熱血,反而用有點迷濛的眼神撇了我ㄧ眼,嗚乎~~她的臉上寫著:「中文劇展???那不是八百年前的事了嗎?」

冤枉呀~~~大人,那還只是上禮拜六的事情,以日子來說,不過是大大大前天而已,有很久嗎?有很久嗎???

還是只有我的靈魂猶沉溺在舞臺上不肯謝幕???

看來只能寫一篇墓誌銘聊以紀念了

這次的戲,說是「苦戰」也許不為過吧?從劇本的難產,人員的不足與缺席,更別說舞台道具之類的了(那是有錢有閒的人才用得起的玩意ㄦ,哼~),最後橋定四個人演六個角色,算是把最低的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用了吧,(導演不愧有著客家魂哪)

排戲的過程也不順遂,以前演只有四句台詞的小配角還沒感受,這次台詞一多,才發現導演的要求也跟著多了,媽呀~我在心裡不知道偷罵她幾次了??

比賽的時候評審談到:「演戲是演員與導演的互相拉扯,每個人對角色‵戲劇都有不同詮釋,最後激盪出更大的火花。」

不約而同的,坐在我左右邊的云和婷同時轉過頭對我說:「我們都沒有耶~」我回答說:「沒錯!因為我們都被壓的死死的。」

因為我們家有一位強勢的導演,說好處當然有好處啦,就像樂團的總指揮一般,讓戲更流暢‵整潔(雖然這個形容詞很怪,但我們的戲真的很"乾淨"【是說也沒有多餘的人力可浪費就是】)

壞處就是˙˙˙只要她說你演的不好,你就是演的不好,也不用說什麼,只要一個嘆息,一句「重來」就足以殺死舞台戲胞了吧,事實上,每個人對角色‵表演方法都有不同的詮釋,沒有對‵錯,所以更需要空  間去消化那些不同意見,讓彼此妥協。我想,任何事都一樣吧!

每天排戲都好痛苦,我開始覺得自己演得很爛,剛開始為一個角色朔造形象時會給它很多動作‵特色,這些都會隨著你和角色越來越熟,多餘的動作就會慢慢減少,不過我當時的情況是:和那角色越來越遠,動作漸漸施展不開,角色定位越來越模糊,只有台詞卻越念越熟。

最後三天,導演不在,大家還是很認真排戲,發現云跟我有同樣的問題,演出當天,我一夜無眠,幸好在後台休息室,忙著做自己的造型,云的造型,大家說說笑笑才不會緊張,不管是第幾次上台,心臟還是會嘣嘣嘣跳個不停哪。

第一組已經開始演出了,云和我商量著要不要去看,就怕會越看越緊張,云說不要,我則覺得去看了就變成觀眾,也許心情會有所轉變,舉棋不定,她說:「好緊張喔,覺得自己演得很糟糕。」我:「不會呀,這角色非你莫屬,誰可以演得像你一樣好??我們都演不出來」

接著,角色互換,換我在哀哀叫自己演得爛了,總之,就是變成了"互捧大會"(笑)幸好如此,心情才輕鬆些。

總算去看了別組的表演,心情也放寬不少,雖然真的輪到自己要演出時,還是好緊張,看著台上的主持人說笑‵逗唱的,就是要介紹我們出來,我突然好感動,有人為我們那麼盡心呀,突然鎮定下來,剩下的,只要盡力表現出來就好了,我心想。

那次演出,是我迄今最感動的經驗,可以感受到演員間相互激發的火花,每個人的情緒都互相感染‵同步,沒想到自己在台上哭得出來。直到下台,依然感動。

我認為最佳女配角非"云"不可,現場有誰演得比她好呢?大夥更忙著起鬨,結果傳來,卻是他人,那一瞬間,我不敢看她,怕我們加深了她的失望,可她真真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演員呀!!

接下來宣佈的獎項,都是別人的,我感動於舞台經驗,就算什麼都沒得到,我覺得也沒關係,回憶比較寶貴,開始宣佈團體第三名‵第二名了

主持人說著:「薑是老的辣時˙˙˙」心裡有一絲希望,可又不敢放心地去想,畢竟我們所有的演員都沒拿到獎項,等到宣布時,哇,真的是我們~~~

即使是現在寫來,我還是能想起當時感動的心情,淚盈於睫,在畢業的前刻,最後一次的劇展演出中,能得到這個肯定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人蔘之餘

iamath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